青溪深柳

有毒

交柯:

还是关于床的突发脑洞……题目没想好,想好再说。或者求建议。
原著背景清水。




01

我是一张床。

黄花梨木,桐油大漆,洼线席心,规整严谨。名门之秀。

成为一张床之前我是儋州山上参天古树。南地苦夏难捱,树木却长得好。风露滋润,林中花木多少沾些灵气,我并不算资历老的。

我来蓝家的时候蓝湛十岁,小小一个,半张床都占不了。他睡觉又是极规矩,两只手老老实实放在身侧,不乱滚不瞎动,反而弄得我那半边床榻像是白做了一样。

他从来不打鼾不磨牙,只是有的时候说梦话,被魇住了,要踢被子。后来旁边书桌跟我说蓝湛六岁上就没了娘,父亲也很少能见得到,平日里只有叔父教养他和他兄弟,我才知道这小家伙原来隐忍的很。他在自己房间里,不是读书写字便是吃饭睡觉,几乎没见过他玩耍,也不曾有过孩子的各种玩具。倒叫人好生心疼。


02

蓝湛长到十五岁,家中起字忘机。鸥鹭忘机,衬他正好。添了一张琴,也叫忘机。

十五岁于人正是意气风发时候,蓝湛这小家伙却一天到晚绷着个脸,少有笑模样。不过偶尔还是能看出些少年性子,回屋时若是沉着个脸,八成就是又有人惹了他生气。

避尘说:“嗳呀,你们不知,今日那个魏无羡,真是个麻烦主!我跟了蓝湛这么长时间,从没见过哪个能招得他一言不发先动手的!不过那家伙身手也真是不错了,在蓝湛手底下走过三招,反手一剑险些中了蓝湛,他那剑看着轻飘飘的倒是有巧劲,跟蓝湛不是一个路数……”

蓝湛这么安静的人,怎么带了把这么贫的剑。


03

蓝湛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对兔子。

我从前竟不知道他原来这么招小动物喜欢。他一回来,这两只兔子就黏在他脚边不肯走。他不在的时候,我们可就遭了殃。

后来蓝湛把家具都包了脚。


04

蓝湛什么心思,瞒得过别人,瞒不了我。我看他睡觉的模样就知道,这是心上有人了。

是场苦恋。


05

男孩子,过了十五六的年纪,就渐渐显出大人模样来。蓝湛个头猛拔,肩膀也宽阔起来,再不是当年半张床都填不满的小家伙了,睡觉倒依然规规矩矩的。

在静室的活动,除了读书写字,又多一项练琴。忘机琴和他本人一样沉默寡言,只有每天蓝湛练完琴之后,愿同我们多说几句,说的也都是乐理。其他的我是不太能听懂,只能知道它总是在夸蓝湛琴艺。蓝湛近来自己谱曲,尚未完成。

避尘老是叽叽喳喳的,因蓝湛出门总要佩剑,避尘便总有没完没了的话要说。托它的福,我们也好知道些有趣的事情。


06

云深不知处遭了火灾。

静室附近灵力充沛,情状比别处略好些,但也有限。我没了半边身子。

蓝湛去了岐山。

后来我剩下那半边被拾回来,雕作踏步挂檐。床身不知是哪里的,从不讲话,我想大概不是什么名贵木料。蓝湛回来先是高烧一天一夜,缓过来之后整个人消瘦了一圈。忘机琴有些磕碰,琴弦也坏了。避尘难得蔫头耷脑不吱声。

蓝湛夜里常常熬到三更天,愈发憔悴。避尘说青蘅君没了,蓝涣失踪,偌大一个蓝家,他需得扛着。虽有蓝启仁帮衬,到底他是主人。但他才十八啊。


07

蓝湛带了琴带了剑,一走就是近两年。他回来时,我几乎要认不出他。

他可称得上是个男人了,剑眉星目英气逼人,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样子,但眼中澹澹水色不再如一捧泉水,已是不见底的深潭。他已是血与火淬过的玉。

云深不知处慢慢地重建起来。避尘又开始把过去见闻吹得翻天覆地。蓝涣接掌家主之位,蓝湛恢复了以前亥时息卯时作的规律作息。当年抱来的两只兔子早在大火中丧生,他竟然又买了两只,一公一母。有时他外出夜猎走上十天半月,但大多数时候两三天就回来。不太忙的时候,他在静室弹琴,忘机琴这时候话最多。弹的总是同一首。

这傻孩子也真真是个情种。


08

我未曾想过蓝湛竟能伤成这样。

他是被人架回来的,身上全是伤,几乎没有一处是好的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蓝湛一个人敌数千之众,对家中长辈横剑相向。回来之后,又受数十戒鞭。为的什么,也不必说,普通人家如他的年纪,孩子都不止一个了。

他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,才勉强能够下床。过了近两年,才差不多完全康复。这两年里,他连静室的门都很少出。大多数时候读书弹琴,对着窗外发呆。云深不知处,他只出去过一次,这一次,就出了事。

他回来的时候拎了一坛酒,往床上一坐,当水喝。喝完了坛子往地上一丢,摔得粉碎。然后翻箱倒柜地找东西,找不到,冲出了静室。避尘只叹气,什么也不说。酒醒之后蓝湛自己去领罚,一天一夜没回来,回来了,又是一场高烧。烧的迷迷糊糊之时,又犯了小时候说梦话的毛病,喊的全是一个名字。

只恨我不能开口同他说话。


09

那支琴曲蓝湛从此再没弹过。


10

蓝湛依然和以前一样,规律到令人发指的作息,读书,弹琴,夜猎,兼之教导门生子弟。再不是当年那个晚上睡觉说梦话的小孩。蓝家孩子们怕他倒也敬他,有时拿着做好的文章在墙根底下兜兜转转不敢进来,窃窃私语叫我听了去,才知道蓝家的小孩也不都像蓝湛小时候一样,照样有顽皮的。

于是便想蓝湛这性子,到底是娘胎里带出来的,还是后来愈来愈养成这样的呢?

他小时候从不提父母,但是夜里睡觉还是会喊他娘的名字。长大以后不再说梦话了,心思越来越深沉,什么都在心里揣着。

总是揣着,人要出毛病的。


11

当年他捡回来的小孩,一转眼也十五了。避尘有时说起他,说是个好苗子。懂事又刻苦。

想起蓝湛十五的时候,已经是仙门子弟楷模,如今更是百家翘楚。

蓝湛亲自给起的字,叫思追。

上言长相思,下言久别离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


12

蓝湛带着思追和几个孩子出去夜猎。他平日里对思追总归是关照有加的。

回来时人还没进门,先听见外头一阵鸡飞狗跳。云深不知处不知道多少年没听见这样喧闹声了。思追在外头喊,含光君!您看看他!

须臾蓝湛拎着一个人进来,抬手就扔在了我身上。

避尘说:“魏无羡回来了。”





评论

热度(951)